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010-88888888xiddffck@qq.com

见证了300次死刑后,她终于选择离职:“连吃薯片我都会崩溃”

2018-05-16 21:16:40   


离开校园,步入社会,工作开始替代上课,成了我们生活的一大部分。
然而,很多时候一些特殊职业带给人的影响可能超乎你的想象。
电影 《入殓师》 中,片中一位失业的大提琴手,因生活所迫,选择入殓师职业,但却遭到家人的不理解,社会的歧视,以及自己的煎熬。
好在,随着对于逝去生命的大彻大悟,他 最终理解这份工作,并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入殓师》
遗憾的是, 现实并非电影般理想 ,很多特殊职业的人生活的不怎么好。
米歇尔‧莱昂斯(Michelle Lyons)曾经在美国德州的刑事司法部工作,职责就是见证德州每一宗死刑,并且出版了回忆录《死囚区:最后的几分钟》:
在 目睹了数百起死刑执行情况下
她辞掉了这份工作
莱昂斯
###

“第一次看见罪犯从我身边死去,没感觉”
莱昂斯最初是一名负责监狱新闻的记者,后来成为德克萨斯州刑事司法部门(TDCJ)的发言人, 工作内容就是见证死刑犯的最后时刻 。
从2000年至2012年的12年里,她亲眼目睹 300名男女囚犯被执行死刑 。
说起第一次目睹囚犯被执行死刑,莱昂斯记得那还是在自己22岁的时候,这名犯人叫Javier Cruz,那天的莱昂斯还在日记中记录自己的心情:“即便是面对死亡,当时的我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
甚至她觉得自己根本没空理会这些犯人的生死, 有这时间还不如去同情一下两个不幸遇难的老年人呢。
翻看她之前的日记,里面 满是对死刑漠不关心的态度和想法 :
> “我是赞成死刑的,这是对某些犯罪最恰当的惩罚。”
>
> >
>
> “在我的世界观里,所有事情非黑即白。”
>
> >
>
> “如果我一开始接触死刑就带入太多情绪,过多地去思考死刑执行那一刻的感受,我可能就无法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的走进死刑室。”
她工作的地方——美国德州,是全国处决人数最多的州分。2000年,米歇尔时任当地报章《亨茨维尔简报》、专门报道监狱新闻的记者,见证38宗死刑行刑过程。
2001年起,她加入德州政府,工作同样离不开死刑。
美国1976年以来死刑数量前十的州,德克萨斯州排第一。图据BBC
执行死刑的地方是一个叫 亨茨维尔的小城市 ,自1924年以来,德克萨斯州的死刑都在这里执行,也正因为如此,亨茨维尔赢得了 “世界死刑之都” 的称号。
很多媒体的描述中,这座城市里弥漫着死亡的气息,但其实是一个整洁的小城市。这里环境优雅,到处都是教堂,当地人很有礼貌,你可以在城市里待上几天都不会遇到坏人和麻烦制造者。
###

“有时候很想为死者辩护
却又无法面对自己良心”
莱昂斯告诉BBC记者,自己开始写的日记也许只是一种 缓解压 力 的方法,直到后来,她开始逼迫自己直面问题。
也是在日记里,她记录下自己的变化,她无法漠不关心“死刑”这件事:
> “翻看这些行刑笔记,我发现我骗了自己。但苦于当时的我只知道逃避,所以就只能假装看不见的鼓励自己坚持工作下去。”
尤其是她在日记里提到的一些 死亡细节 :一个谋杀母亲和女儿的死囚,行刑时仍然带着眼镜;杀害多名丈夫,并把尸体埋在花园的女犯人,长了一双很小的脚;还有杀害妻子母亲与祖母的死囚,长得竟然和莱昂斯的祖父有点相像......
这些观察的点滴,无不反映出莱昂斯非常在意每一次死刑的过程。
当说起其中印象深刻的几个犯人时,她 甚至认为如果他们不是囚犯的话,可以当朋友。
比如一个名叫比兹利(Napoleon Beazley)的死囚,17岁杀死一位联邦法官的父亲,2002年被处决,当时莱昂斯为此哭得很惨。
> “我有预感,比兹利不会再搞事, 我认为他能够成为社会上有贡献的一员 。我一方面希望他上诉成功──我知道这个想法让我有罪恶感,一方面这个男孩又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如果我是遇害人家属,我一定支持把他处决。那这样的话,我到底可不可以同情他?
这些矛盾的想法,弄得她时常崩溃, 一会认为自己不该如此什么都不做,一会又觉得这些囚犯死有余辜。
莱昂斯说起处决过程,就如同看着他们入睡,看着他们在行刑床上被注射药物,安然离开,往往这时候死囚会道歉求情或是恳求原谅,有的人还会念一段圣经、还有开玩笑的…… 没有人表现出愤怒的情绪,不过有一次,她听到一个死刑犯在哭泣 。
对于受害人家属来说,这种不受酷刑的处死方式并没能缓解他们的痛苦,甚至感到失望,他们 希望所有的死刑犯都能被绑在电椅上被活生生电死 。
执行注射死的房间
面对这样的处境,莱昂斯的内心一直在纠结矛盾,有段时间她经常收到世界各地人写给她的信,谴责她是这些谋杀环节的参与者,也许正如她自己坦言, “除了美国外,几乎整个世界都认为我们保留死刑这很奇怪”。
一直到去年, 亨茨维尔共执行7次死刑 ,虽然莱昂斯觉得德州的死刑太过频繁,但她仍然支持死刑。毕竟德州的犯罪率比美国其他地方都高,在这样的情况下死刑依然有必要。

“打开一包薯片都能闻到刑讯室的味道”
在现实生活中,你根本看不出来莱昂斯有何异常,相反, 本人非常健谈幽默 ,但一聊到与死囚有关的事情,便会展示出脆弱的一面。
尤其是在自己怀孕后,她不安的感受更加强烈,每一次望着囚犯慢慢死去, 都担心自己腹中孩子会不会听见这些噪杂的声音。
> “死刑不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开始变得非常具体,我开始担心我的孩子会听到犯人的临终遗言,他们的道歉,他们的绝望,他们的挣扎以及他们嘴里发出的任何声音。”
之后有了女儿,莱昂斯更加恐惧自己工作。因为受害者的家属需要很长时间从痛失所爱的悲伤中恢复过来,同样死刑犯的家人也要面临失去亲人的悲痛。
这对双方来说都是一条 艰难而漫长的道路 。
亨茨维尔执行死刑的地方
就这样,莱昂斯 又坚持了7年,也迎来了自己小女儿的出生。
> “我愿意为我的女儿做任何事情,但是见证死刑也是一件可悲的事情,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目睹所有的悲伤。”
到第八年,莱昂斯实在无法坚持继续从事下去,最终她离开了刑事司法部门,就像一个被判长刑期后逃跑的犯人。
起初,莱昂斯以为自己脱离那个环境之后,能让自己少去回想那些经历的过往,但事实却恰好相反。 她刻意不让自己去想过去目睹死刑的画面,但总有一些场景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甚至严重到影响了她的日常生活。
> “有的时候打开一包薯片就会想起死刑室里的味道 ,收音机里播放的东西会让我想起一个囚犯被执行死刑前几个小时我和他的谈话;或者,我会看到囚犯母亲布满皱纹的双手压在死刑室的玻璃上,每次想到这儿, 我都会痛哭 。”
时至今日,莱昂斯仍然没有找到一个能够解决的办法。
作为局外人,我们没有过莱昂斯的工作经历,很难感同身受。唯一能够体会的是,在现实中我们面对有人死去,就足以让我们内心恐惧, 更别说围观几百次行刑之后的感觉了。
然而,生活中仍然有不少从事特殊职业的边缘人群。
比如大众很少听到的 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 这个职业,干什么的呢?就是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和工作经验,在医院里充当协调器官捐献者和受益人之间的中间人。27岁的陈丽是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器官捐献协调员。在这个岗位上,她已经协调成功捐献的案例达 300多例 。

陈丽本人
之前就遇到这么一件事,今年中秋前夕,一名2岁的小女孩不幸在玩耍时头部着地,脑死亡。
一开始父母很痛苦,之后接受现实,后来听医生说可以捐献器官,挣扎之后,他们决定 捐献女儿的器官,让孩子的生命在别人身上延续 。
陈丽开始跟她的父母沟通器官捐赠事宜。
> “两个人都双眼通红,非常疲惫。爸爸私下跟我说,孩子妈妈已经伤心过度,细节就不要跟她说,也不要让她看。”
从抵达医院到将孩子送进手术室,这对父母话都不多。直到父亲去太平间签字,只剩下陈丽陪伴母亲,这位母亲才在陈丽的肩上崩溃大哭,诉说女儿多懂事、多可爱,希望孩子有另一种方式可以延续生命,让他们有所寄托。
陈丽安慰这位母亲,她的女儿是天使,给了五个人新的生命。
> “这个孩子捐了肝脏、肾脏、眼角膜”。
说到这两年的工作体验,陈丽的第一感受是“快”,“一眨眼就过了,每个月都特别快”,因为实在太忙了。陈丽的时间不是陪着病人,就是陪着家属。
每一天,陈丽的手机都是24小时开机待命,24小时里随时都有可能接到电话。 无论几点,无论正在做什么,她接到电话后,半小时之内必须出发 。
> “很没有私人时间。深更半夜、凌晨两三点都有接到过电话。”她所在团队的6名器官捐献协调员,都是这样的工作状态,经常晚上12点还在工作,第二天凌晨四五点又开始工作。
和莱昂斯不同的是,陈丽因为 看过太多生死,反而更加珍惜当下 。
她发现,自己对于重要性的定义和选择也有了变化。
> “比如谈恋爱,女孩子喜欢作,一点小事吵架什么的,现在都不会了, 觉得为一点小事争吵没必要 ,还不如两个人好好地在一起。决定结婚也很决断、爽快,她清楚自己要什么,清楚什么是重要的。”
在这份工作里,陈丽是完全处于享受状态,并且体悟到两个生命同时进行的过程,这边逝去、那边新生,枯萎凋零伴随生命的生发, 人生就是这样,世界就是这样 。
同样见多生离死别的场景颜雯,也有着特殊的职业,她是一名 葬礼主持人 。
主持葬礼的颜雯
年轻女孩颜雯是西安市殡仪馆的一名金牌司仪,很多人觉得这个职业不吉利或者带有一丝神秘,然而在颜雯看来,这只不过是“ 人生最后谢幕的指挥家 ”。
每天早晨5点30分,是颜雯的起床时间,因为工作大部分都集中在上半天,她说,每次担任告别仪式的主持工作时,都会把自己设想成为逝者的家属,她觉得只有感同身受的去主持,才能够更理解家属的心情,也让自己更好的投入工作。
从事这个行业久了,颜雯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恐惧,只是她觉得有点对不起家人。
“每次有人问父母我的工作时,大家总会有些异样的眼光,我一来心疼父母,觉得他们替我承担了很多压力,二来觉得大家对殡葬行业的看法,可能需要漫长的改观过程。”
但是她一方面也相信,随着殡葬改革,殡仪馆的很多事情也会被大众所了解。
三个女孩都在从事生与死的职业,对于莱昂斯来说,犯罪分子的悔悟让她精神崩溃感到矛盾,而对于陈丽和颜雯来说,却在 死亡中看到了希望和生命的延续 。
其实无论是哪一种工作,都需要全心的投入,尤其对于那些从事特殊职业的人,他们所承受的压力和偏见可能远远超越他们的投入, 真心希望世人可以对这些人多一些理解和尊重,为他们感到骄傲和敬佩。
Ref: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4027913
http://www.sohu.com/a/210048733_456106

[]
[]


相关热词搜索:陈丽 工作选择

上一篇:中东之火越烧越旺,正成为世界东西方两极力量较量的最前线与主战场
下一篇:细思极恐,危机时刻,你怎么保护自己?!

热点话题

热门视频

人民头条